Drunk butterfly

人的本质

Scar:

弗洛姆提到虚荣心和自恋作祟,导致到最后失去自由可选择的越来越少,陷入决定论。

他的意思我想就是指最开始的那个选择是最重要的。这也是现代占星学不去强调宿命论(决定论)而是强调人的自由意识可做选择。但占星学可以看见趋势,知道趋势后容易做选择么?并不容易。占星师不能替客户做选择,选择只能客户自己做。未来有无数种趋势,选了一种又会面对无数种。这也是为什么说趋势可见,或者说可预测,但预测的也是基于占星师的能力。没有任何人(占星师)可以洞察所有趋势,即把所有趋势都告诉客户,能做的最好的就是把占星师认为最重要的趋势告诉客户。但选择权还是在客户的手上。某个层面可以说有很多选择,但细想下来依然是二选一,即做,还是不做。选择去做,就会发生;选择不做,就不会发生(除去天灾)。所以占星学核心实际是提出了问题,而不是告诉你答案,但答案在我们自己的心中,自由意识可以去做选择来获取答案。只不过人往往都是在事情已经发生后才想到占星学,也有一种说辞就是客户其实在找占星师时已经做好了选择,只不过他不知道做这个选择的原因。所以康德会说,我们可以了解我们自己的欲望,但我们却不知道欲望的动机是什么。

人类心理学的发现、发展,知道了意识和潜意识,潜意识知晓欲望的动机,但人无法明晰自身的潜意识,想要明晰潜意识以荣格来说就需要我们实现自性化。那么占星学即是共时性,占星学的发展有助于我们去与我们自身的潜意识触碰交流整合意识和潜意识。某个层面来说,占星学让我们与我们的灵魂进行交流及整合。灵魂即是意识。如果说我们的灵魂会指引我们的选择,那对立的是我们的欲望会反抗这种选择。

人类生存固有的矛盾即人的本质,弗洛姆说的已经是极致的精炼了,但生存固有的矛盾在我来看其实就是欲望。从动物的角度来说,只有人才是这个星球最有欲望的动物,因为大多数没有智慧落后于人类进化的动物依靠的是本能来生存。植物有欲望么?植物的本能看起来是为动物服务的。如果在引到食物链,那么人类站在食物链之巅,需要满足本能的同时还要满足欲望。那么引发人痛苦的问题或者说根源,是因为人的欲望没有获得满足。欲望一定要满足么?欲望为什么不满足?这个二律背反弗洛姆在我看来,是用问题的本身回答了问题,以人类语言的功能解释了一个无法用语言来完满解释的问题。而占星学怎么来解决这个二律背反?占星学也只能用象征性的语言来解释。占星学也是一门语言学。那么回到最初,人的选择的核心是为了如何更好的满足欲望,但有些时候无法选择是因为人不知道怎样才是更好满足了欲望。换而言之,为了更好的满足自身欲望的这种欲望导致了人无法做选择,所以才痛苦,不知道该怎么选。能让灵魂来选么?这是灵魂的功课。

学会做选择,或者说做对灵魂进化需要的最有益的选择才会促使灵魂去进化。所以哲学、心理学、占星学所有这些可以说就是促进我们在面对生存时,能够做出对进化有益的选择。如果可以进化回归至神,那么说明我们灵魂的功课完成了。换而言之,我们可以像神一样的做选择。那么,神的选择是什么?神选择了进化。当然神也选择了退化。按照当前宇宙的时间线,这其实都只是一种生存状态。因为想要没有欲望的这种欲望,就是一种欲望。To be or not to be?莎翁提的这个问题,只要人类这个物种还存在,就永远都会面对。这是一道选择题,怎么选?人来选。神不会帮人来选,我想神基于爱,只会给人提示哪种选择对人的进化更有益。

写了这么多,我想表达什么?

人的本质是不断的基于欲望去做选择。

评论

热度(3)

  1. Drunk butterflyScar 转载了此文字